克里斯体育网

宁铂实话实说

[宁铂实话实说]宁铂实话实说:宁铂实话实说【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“家长会了么”:孩子,遇见你,是我人生重来的唯一机会】很少有人能以单薄的肉身代表一个时代。如果这还是一个未成年人,现实只会令他更加分裂。1新中国的“天选之子”
宁铂实话实说

【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“家长会了么”:孩子,遇见你,是我人生重来的唯一机会】

很少有人能以单薄的肉身代表一个时代。

如果这还是一个未成年人,现实只会令他更加分裂。

1

新中国的“天选之子”

1964年,江西赣州,宁铂出世。

这是一个没上过幼儿园的孩子,但父母还是觉察到儿子异于常人的一些表现:

比如两岁就能背诵30多首毛泽东诗词,3岁能数到100,4岁就认识400多个汉字。

宁铂5岁就进了供电局子弟小学,没过多久文革开始,宁铂随父母下放去到生产队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70年代生产队的壮观景象

没有上学的宁铂继续展现天赋,并且越来越脱离一般儿童的范畴——

8岁在家翻中医书,很快就学会了开药方;翻围棋书,学成后与大人们对弈还能授子;9岁,熟读唐诗宋词的他已经能吟诗作对。

通常像这样的传奇人物,总会给后世留下一些未经考证的野史:

据说宁铂在六七岁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,家里给他用过一些补品,这些营养剂的催熟效果,让宁铂比其他孩子早几年进入了青春期。

提前进入青春期,意味着宁铂能比同龄孩子在学习时更加沉静专注,当然也有人说,宁铂比同龄孩子更早对异性产生了兴趣。

1976年,文革结束前,中国第一位诺奖获得者李政道给中科院写了一封信,正是这封信,间接左右了宁铂的命运。

李政道在信中提到:中国在过去十年的疲弱,全因教育落后,国家要强大,首先要恢复科技教育事业,抓好青少年的教育,其中一个举措就是在大学开设少年班。

1977年,邓小平发表关于“尊重知识,尊重人才”重要讲话,在当时,“早出人才,快出人才”成为一句响亮的口号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1977年邓小平拍板恢复高考

同年,13岁的宁铂顺利通过了高考,众所周知,这也是中国高考制度得以恢复的第一年。

1977年10月,宁铂父亲的好友、江西冶金学院教师倪霖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写了一封10页长信,推荐在当地已经声名鹊起的天才少年宁铂。

11月3日,方毅副总理将信转给当时的中科院下属单位中国科技大学,上有批示:“如属实,应破格收入大学学习。”

仅仅10天之后,中科大两位教授抵达赣州八中,宁铂接受了面试。

当时和宁铂一同参加面试的还有另外两名少年,其中一个大宁铂1岁,另一个只比宁铂大几个月。

抽考科目是数学,宁铂67分排名第二,第一名80分,第三名64分。

宁铂20年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如果当时抽考的是物理,他肯定没有办法通过面试。

更让宁铂感到困惑的是,当时被录取的只有他自己。

这位天才少年的命运,在第二年彻底被改写。

1978年初,宁铂受到方毅副总理的接见,这一对让人始料未及的老少配留下了一张传世经典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大概天才下棋都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宁铂竟然两局全胜

这段对弈的佳话在当时整个中国都是爆炸性的新闻,全中国的报纸杂志、广播电视都开始聚焦这位来自江西的天才。

宁铂几乎是一夜走红。一位当年在少年班任教的退休老师回忆:宁铂的基础其实打得并不扎实。

然而百废待兴的中国需要“快出人才”,少部分“拔苗助长”的质疑很快被“大干快上”的声浪所淹没。

2008年曾播出的,讲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纪录片《中国1978》,是将宁铂列为了当年的代表人物。

所以在1978那个特殊的年份,宁铂就是“天选之子”。

2

“一条被摔死卖了的活鱼”

1978年3月,还没有过14岁生日的宁铂正式到中国科技大学报到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和宁铂同一批入学的少年天才还有20人,包括谢彦波(当时只有11岁,据说是推着玩具铁环进大学)、申喻(14岁,参加高中数学竞赛提前1小时交卷拿第1名,大学期间发现教科书上的定理错误)等等。

半年后,中国科技大学未来真正的头牌——前微软全球副总裁、现任百度总裁的张亚勤也入学了,但那时的张亚勤默默无闻。

因为第一红人只能是宁铂。当时各种大报曾发表过一张照片:宁铂在中科大校园的葡萄架下读书。这个葡萄架一度成了中科大的景点。

早早进入青春期的宁铂,在中科大少年班的同学之中竟显得有些老成:镜片像玻璃瓶底一样厚的眼镜,明显超过一般人的大脑袋,还有标志性的如铜铃的大眼睛。

刚开始的大学生活是很美好的,但并不是因为学业,而是宁铂的多才多艺:围棋、桥牌、诗社,宁铂都是校内大咖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宁铂顺理成章成为同学心中的偶像。在那个几乎家家户户都想出神童的年代,宁铂又岂止是校园偶像?

他几乎是当时唯一被国家所认证的偶像。

所以宁铂(包括他的那些天才同学)所要面对的,显然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学业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1978年,全国科学大会召开,大会召开第三天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专题报道: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豪迈誓言:我们要跑步奔向祖国的未来》

少年班的关注度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,此后,全国各地的记者纷纷涌向中科大校园。

据当时任教的老师回忆:“不停有媒体找来,孩子们根本没法专心念书。当时的精神就是多出人才、快出人才,你不可能和中央的精神作对。”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中科大第一届大学少年班合影,宁铂独占C位

任何时代的媒体都难免会疯狂。比如当时有人采访宁铂,想请宁铂给开个中药的方子,宁铂照做了。

14岁被整个国家要求扮演神童,宁铂也照做了。“没有人告诉我,说其实你是个很普通的孩子,你应该做个正常的人。”宁铂多年后这样说。

在这股神童浪潮的裹挟之下,宁铂的心态也在悄然发生变化,他开始变得自大。当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人性。

那年,数学大师张广厚到中科大做报告,少年班的同学都去找张广厚要签名,唯独宁铂没去。

当时一位教宁铂的老师问其缘由,得到的回答让人啼笑皆非:宁铂对张广厚没听过他的名字感到很气愤。

然而宁铂真正意义上的转折点是在中科大的第二年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入学一年后,少年班的学生要开始选择专业方向,宁铂告诉班主任汪惠迪:“科大的系没有我喜欢的。”

宁铂曾很认真的分析过自己的前景:数学成绩不错,但不想继续学;物理最差,最没有兴趣;比较偏爱医学、化学和天文学。

班主任汪惠迪当时打了一份报告,请求按照宁铂本人的兴趣转到南京大学攻读天文学,或者在本校转读化学。

然而最后,宁铂被安排到理论物理专业,这也是当时中国科学界最热门的领域,舆论认为,最聪明的学生,就应该选择这个专业。

宁铂事后回忆,当时曾有领导把他拉到家里劝说:

“科大对你是很重视的。把你招进少年班就是为了专门培养你,你是一个懂事的乖孩子,又是全国少年儿童的榜样,要听话!”

自此,宁铂再也没有提过转学的事情。宁铂是中科大的荣耀,却也未尝不是一枚棋子。

中科大当然不愿意放走这个国家级的名人。这是少年宁铂第一次意识到,他不属于自己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对宁铂来说,服从的另一面叫压抑,包括压抑青春期正常的骚动,没有人能够替他排解,因为他是宁铂。

宁铂继续满足所有人围观一个“神童”的嗜好,但现实很残酷:读了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专业,考试分数与他背负的神话完全不符。

宁铂也曾求助过父母,他在一封家书中如此形容自己:我像是一条被摔死卖了的活鱼。

这该是多么残酷的内心独白,但更残酷的,是宁铂父母的回应。

“你刚刚进入社会,心态不要这么阴暗,不要随便猜疑他人。任何一件事情都有正反两面,应该多看光明的一面。国家和学校对你都是负责任的,让你到一个全国最好的名牌大学学习,应该相信组织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你自己也要坚强一点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不要感情用事!”

所以即使是父母,似乎也习惯接受那个媒体塑造的宁铂,而真实的宁铂,倒让父母有些失望了。

渐渐的,宁铂从最初的些许自大走向了自卑,神童这个紧箍咒,让他在人格建立的最关键时期,面临价值观崩塌的危险。

宁铂并没有放弃他心爱的天文学,他转而开始研究神秘的星象。在同学眼里,宁铂开始有些“神神叨叨的”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再后来,宁铂干脆给自己理了光头(这真是一个绝佳的伏笔),学校拍合影总是最后一个出现,然后默默站在角落里。

宁铂不打桥牌了,他的解释也很诡异:“这样我就不用被送去陪邓小平打桥牌了。”

1982年,宁铂本科毕业,他选择了留校任教。“19岁的全国最年轻讲师”,这是又一则轰动全国的新闻。

但事实远不是新闻里说的那么光彩夺目,那时的宁铂已经在患得患失这条路上无法回头。

宁铂不是没有报考过研究生,但前后试了三次,最终他都退缩了。

宁铂回忆说,这是因为他当时虚荣心太强,但班主任汪惠迪却直言:他只是太害怕失败了。

已经不算是少年的宁铂,依旧不能摆脱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”的枷锁,他放弃考研究生,更像是某种自我防卫。

多年后,父亲对宁铂说:“孩子,为了国家,我们把你贡献出去了。我们知道你很难受。不要记恨我们。”

3

二十年后,他实话实说

留校任教后的宁铂,随着年龄的增长,越来越能感受到那种被现实撕扯的痛苦。

除了前面提到的星象学,他的兴趣门类已经和中科大的气质越来越脱节,比如:中医、内丹、气功、瑜伽、占卜、命相、风水。

1988年,宁铂与程陆华结婚,然而宁铂在婚后练气功吃素,与妻子在教育观念上也产生了严重分歧。

1993年,因为与妻子的一次口角,宁铂离家出走半个月之久,随后两年更尝试下海,最远跑到了海南。

下海的浪潮里鱼龙混杂,对下岗工人各种敲诈勒索在当时是很普遍的事情,这对象牙塔里呆惯了的宁铂来说,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。

宁铂曾考虑到特区去教书赚钱,结果却因为没有带邀请电报,而被当做盲流在收容所里关了5天。

在一番完全无法适应的游历之后,身上的钱也终于花光了,宁铂最后还是回到了校园。

这又是宁铂传奇人生的另一段伏笔:如果走出校园也无法与现实和解,那还有什么出路?

1998年5月10日7点25分,中央电视台《实话实说》节目制作的《评说“神童”》播出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这一年宁铂34岁,在中科大已经呆了整整20年。这也是宁铂最后一次正式出现在公众的视野。

据说因为主题太敏感,这期节目经过两次审查才最终面世,当然最后的播出效果还是引发了强烈轰动。

这期节目共有5位嘉宾,除宁铂之外,还有专门研究神童学的编辑刘淜、广西画家黄格胜、北京教育学者康健、北京特级教师杨丽娜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在整场节目中,除了中间这位刘淜先生极力支持用超常方法培养天才儿童,其余四位都是神童教育的反对者。

反应最为激烈的就是宁铂本人。当崔永元让他讲述亲身经历,宁铂的原话是:

“我是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下成长的。而我当时所处的环境也不可能再重现了。我觉得再谈论这段事情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相反,可能会有些人对这方面没有多少体会,把它作为某种东西宣传出去,这就要害死人了。”

在央视这样的平台,20年前的全民偶像宁铂说出了“要害死人”这样的话。

这是宁铂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身说法,公开批评所谓的“神童教育”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节目中的宁铂,额头还像少年时期一样的饱满,但他的眼神里已经明显有了叛逆的光芒。

“我不是什么’神童’,媒体上关于我的说法都是胡编出来的。”宁铂的语速很快,快到有点负气的感觉。

情绪激动的宁铂不时打断崔永元和嘉宾的谈话,“这不是做生意”、“不能拿他们做实验”、“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”、“我个人的事没有什么意义”……

这也是少有的,令一向擅长拿捏气氛的崔永元感到很难控场的一期节目。

讽刺的是,当宁铂一条一条控诉早期的神童教育,台下那些年轻的观众,似乎根本无法理解他为何如此激动,观众席时不时会传出笑声。

同场嘉宾刘淜曾在后来的博客中谈到宁铂:宁铂为何表现的如此恐慌?我曾读过宁铂自己写的文章,也暴露出了他自身的一些人文素质问题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节目的尾声阶段,崔永元向现场发问:认为神童存在的请举手!

令人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,有将近90%的现场观众举手了。宁铂似乎并没有扭转人们的某种欲望:那种家长想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本能。

这大概也是宁铂最后一次倾尽全力去对抗现实,但观众的眼里,只剩下对这个曾经的神童一些不明就里的同情。

20年前可不是这样的,当然对宁铂来说,这种集体无意识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。

这是宁铂在失重状态下的一次自救,但事后证明,他还是要去他该去的地方。

4

遁入空门,余生无憾

宁铂无意中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本《六祖坛经》,对他来说,那是一束光。

在做出那个重要的决定之前,他曾引用高尔基的一句话形容自己:“我的心眼,是皮肉上熬出来的。”

2002年,宁铂第一次有了出家的行动,结果很快被学校领了回去;一年后,他终于成功遁入空门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这大概是宁铂留给这个俗世的最后一条重磅新闻,媒体烂俗的评价一点也不难猜到:“宁铂是‘神童教育’失败的典型”。

多年后,宁铂敞开心扉,他在谈及“落魄出家”这段故事时显得很从容:

“我并不是为了躲避不如意的现实生活环境,我出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完成自己与佛法相应的实践过程,而这种实践过程一般是没有条件在俗世完成的。以我一个人的状态来评价少年班,是对少年班的不公平。”

据佛学爱好者记载,2003年曾在苏州西园寺和宁铂有过照面,很多人最初都不知道,寺里的净慧法师就是宁铂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宁铂还是当年的微胖身材,一双眼睛永远炯炯有神,走路很快,与别人不同的是,他常年赤脚,冬天脚上生了冻疮也是如此。

宁铂住在寺院后一座破旧的住宅楼里,阴暗潮湿的房间里除了床、书架和椅子之外几乎没有别的陈设,但打扫的格外干净。

后来宁铂赴西双版纳修习南传佛教,有一次住在茅草房里,和老鼠、蝎子、蚂蚁过了一夜。

有人曾问宁铂,外界有如此多的猜测和争议,为何不出面辩解?宁铂淡淡的回道:

“辩解干什么呢?随他们去吧。他们连我在哪儿出家都搞不清楚,我明明在西双版纳,非得说我在五台山。我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?”

大约是在2008年,传出了宁铂还俗的消息,改号云海居士。当然对宁铂来说,还俗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大改变。

宁铂精通巴利语,还俗后依旧留在江西一座禅院里讲学。宁铂的课基本都是座无虚席。

通常,宁铂把笔记本电脑接上投影仪之后,会先跪下向听众顶礼三次,听众起身合掌,课堂气氛很庄严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这个面色白净表情平和的中年人一旦开始讲课,听众还是依稀能领略到当年第一神童的风采:

宁铂的语速很快,从来不看笔记,引用资料时会直接说这是哪本书第几章第几页,他对当代心理学和哲学都颇有研究。

课后,听众总是团团将他围住,开始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比如“孩子爱打游戏怎么管教”、“拍死蚊子算不算杀生”,宁铂总是耐心的一一回答,从来没有那种僧人式的故作高深。

这就是宁铂的归宿,他在佛法中求得自我的安宁,却对众生琐碎的烦恼保有最大的慈悲。

宁铂最近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是在去年,2018年3月9日是中科大少年班成立40周年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宁铂远离媒体已经十余年,此间也没有参加过大规模的同学聚会,对曝光这件事,宁铂还是本能的厌恶。

也正是这一次采访,外界才得知宁铂现在的一个身份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。

宁铂在微信中用的是繁体字,他并不希望自己的这些经历影响到其他人:

“我学佛是为了解决我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的困扰。从1987年开始就深受这些困扰,为此我花了6年时间来寻找答案。这些困扰是在内部产生的,不具有普遍性,也没有必要求助于他人,给他人找麻烦。”

据宁铂的同学说,现在的宁铂生活得很快乐,比起大学时反而外向了很多,k歌水平还相当不错。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“(我现在)还不错,可以做自己心甘情愿做的事情。”这是宁铂自己的回答。

后记

很庆幸现在已经少有人记得宁铂了,或者至少,记得的人也不至于拿他去套什么伤仲永的故事。

仲永之伤,是轻视后天教育导致天才堕落,宁铂完全是另一种故事,他被绑架的前半生,无非是在寻找自由。

青灯古佛,恬淡余生,我们能对这种“追己所好”的人生态度报以最大的宽容,才是这个民族这个时代最大的进步。

衷心替宁铂感到高兴:百转千回之后,在故事的结局,他终于找到了自己。

从这个角度说,他的确是个神童。

【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“家长会了么”:孩子,遇见你,是我人生重来的唯一机会】

新中国唯一官方认证神童:他实话实说让崔永元失控

本文来源:家长会了么 作者:嘟妮的爸爸 责任编辑: 石玥_NS3913
关于更多宁铂实话实说内容,可以收藏本网页。
现在美元和人民币汇率是多少

[宁铂实话实说]宁铂实话实说:宁铂实话实说【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“家长会了么”:孩子,遇见你,是我人生重来的唯一机会】很少有人能以单薄的肉身代表一个时代。如果这还是一个未成年人,现实只会令他更加分裂。1新中国的“天选之子”

相关文章阅读

     暂无新闻 !

Copyright © 2004 - 2018 www.christkorner.com Co. All Rights Reserved 克里斯体育网 版权所有

虎扑体育网,万博体育网,新浪体育网,体育网,搜狐体育网,体育网站,腾讯体育网,中国体育网,东方体育网,新英体育网,速播体育网,天天体育网,畅游体育网,上海体育网,湘大体育网,芒果体育网,中华体育网